<nobr id="8sgto"></nobr>

        <track id="8sgto"></track>

          首页>谈经论道>从繁华到落寞,扬(州)镇(江)城际客运路在何方?

          从繁华到落寞,扬(州)镇(江)城际客运路在何方?

          从繁华到落寞,扬(州)镇(江)城际客运路在何方?



            近日,由扬州润扬城际客运有限公司和江苏省镇江江天汽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共同经营的扬州至镇江城际公交班线再次调整了运营班次,将原先的18个班次减至12个班次运行,发车间隔由原来的45-60分钟调整至了60-110分钟。

            实际上,这是疫情进入常态化防控阶段复班后第二次对运营班次间隔进行的调整。

            扬州至镇江的城际公交班线在疫情后复班时即对运营车辆进行了调整,班次间隔也进一步拉大,由原先的24个班次调整为18个班次,对开车辆由4台减为3台。

            然而,仅在一年前,在2019年上半年的扬州“烟花三月旅游节”期间,这条城际公交线路将所有的10台车辆上线运行,班次间隔最低一度低至15分钟,即便如此也出现了客流爆满的情况。

            究竟是为何,让这条昔日的“黄金线路”沦落到现在如此这般田地呢?

            扬州至镇江城际公交线路采用全程15元一票制,支持扬州、镇江及全国其他城市发行的交通联合卡刷卡、微信、支付宝扫码乘车,且不享受敬老卡、学生卡等特殊优惠卡种。



          从繁华到落寞,扬(州)镇(江)城际客运路在何方?



            线路全长约45公里,起点位于扬州市瘦西湖(虹桥坊)公交站台,途径文昌阁、石塔寺、扬州商城、万达广场(原扬州汽车客运站)、扬州大学城等重要站点,在瓜洲收费站驶入G4011扬溧高速行经过润扬大桥后在镇江西出口驶离高速,经停金山公园、镇江火车站、中山桥、大市口、甘露寺等站点后到达终点站焦山公园(如配图所示)。



          从繁华到落寞,扬(州)镇(江)城际客运路在何方?



            线路配车10台,扬州方和镇江方各配车5台;扬州方车型为海格牌KLQ6119GAE5城市客车,一人一座配有安全带,车辆安全等级条件满足在高速公路通行。镇江方原配车为宇通ZK6100HGM城市客车,在今年疫情复班后由于新能源补贴政策等诸多方面的影响,配车变更为宇通ZK6115BEV5纯电动公路客车。



          从繁华到落寞,扬(州)镇(江)城际客运路在何方?



            得益于润扬大桥的开通,扬镇城际公交的全程时间运行时间在90分钟左右,并为驾驶员提供了30分钟的休息时间。乘坐此车从扬州大学城至镇江火车站只需约40分钟,线路站点设置也基本符合扬镇之间跨市出行习惯,基本覆盖沿线客流节点。

            由于不支持特殊卡种,线路乘客结构合理。

            首先该车最主要的客流组成部分为扬镇之间的旅游客流,线路途经扬州的瘦西湖、文昌阁、石塔寺;镇江的金山、焦山等重要旅游节点,由于其票价低廉,班次密集,通达率高成为了本地乃至外地游客观光旅游的重要出行方式。

            其次,该车承担了部分沪宁高速铁路镇江站至扬州市区旅客集散的任务。该线路途经扬州大学城,设有邗江中专、南京邮电大学通达学院、扬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扬州大学等多所高校。许多来自沪宁高铁沿线上海、苏州、无锡、常州、南京的学生在周末及节假日时通常会选择乘坐动车组列车到达镇江站后转乘镇江至扬州的城际公交线来往学校。相比乘坐客运班线到达位于扬州城郊的扬州汽车客运站后再换乘市内公交,采取这种走法价格便宜实惠,也能省下很多时间,舒适度高,得到了很多学生甚至商旅人士的青睐。

            根据该班线扬州运营方扬州润扬城际客运有限公司于2020年5月公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该班线2019年的营业总收入为821.4万元,净利润为4.75万元。按照每天运营24个班次来算,该班线年均运行39.42万公里,年均单车千公里营收为4167元。

            从这些数字来看,这条线路是营收尚可的盈利线。

            为了一探究竟,笔者于11月20日在扬州市区万达广场附近的邗江中路江阳中路公交站登上了10点30分由瘦西湖开往镇江焦山的的扬镇城际公交。时近中午,该趟班车的上座率较低,但是在扬州大学城内各个学校站点停靠时,有不少携带行李箱的学生上车,在进入瓜州收费站之前,车内所剩的空余座位已不多。车辆行驶至润扬大桥时,由于桥面施工的原因,出现了车辆缓行的情况,但是好在车辆没有出现停滞不前的情况。到达镇江境内后,在镇江境内主要的下客站为镇江火车站,镇江火车站开出后车内只剩下了2名乘客,也分别在大市口北站下车,这也与笔者之前的分析一致。

            在到达终点站后笔者也向驾驶员询问班次减少的原因,驾驶员的态度也十分消极。驾驶员称“亏本了不减班次吗?这个班线就应该停(运)了!”

            究竟为何使这条班线的营收越来越少导致亏本呢?

            笔者做了如下三条总结:

            首先,在疫情进入常态化防控阶段后,道路运输行业出现客流量下降的普遍现象。

            受到疫情管控的影响,各大旅游景区也实施了削减最大承载量的限流措施,扬镇之间的旅游客流骤减;铁路镇江站目前实行的疫情管控政策为所有乘客一律在镇江站的南广场进站乘车,而由北广场出站。而扬镇城际公交只经停镇江站的北广场,乘客下车后需要绕行冗长的地下通道后上楼才能进站乘车,而出站时由于出站口地理位置的问题,需要步行较长距离才能到达开往扬州方向的公交站台,这对携带大件行李的旅客以及年龄较大的乘客来说可能较难接受,往往会采用其他方式出行。

            由于疫情,目前高校采取了相对封闭管理,学生在离开学校所在的城市时需要落实严格的请假制度,这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这条班线的营收。

            其次,在镇江至扬州之间,乘客的方式也多元化。

            网约车、顺风车、共享汽车等下现代化出行方式让乘客有了更多的选择;随着S49新扬高速的通车,润扬大桥的车流量急剧增长,在高峰时段润扬大桥出现了车辆通行缓慢的拥堵情况,加上行车4小时需要进行强制休息20分钟的规定,导致了扬镇城际公交在高峰时段出现班次晚点严重,无法准时发车的情况。

            在扬州至镇江间,甚至出现了成规模的黑车车队,这些车辆基本上都是蓝牌的私家车辆,没有任何的营运手续,更达不到安全运营必要的条件。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些车辆注册地为镇江的世业洲,这些车辆享受润扬大桥免收过桥费的优惠政策,这些非法经营的黑车与城际公交途径相同的路线,更有甚至这些黑车司机根据站牌公示的扬镇城际公交的发车时间,故意在车辆发班前提前出发,在沿途喊客拉客,甚至在铁路镇江站的出站口都能看到前往扬州的黑车司机。往往他们会谎称城际公交已经停运/撤销来欺骗外地游客,然而等候多时的乘客们殊不知,他们要坐的城际公交往往只有两三分钟车程的距离,就这样被忽悠至了黑车上,严重的影响了扬镇城际公交的线路营收。

            最后,高铁的开通也是压垮这条班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条城际公交线路客流的一项重要组成部分是来自沪宁高铁上的乘客。2019年6月,沪苏通铁路暨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通车,部分来自上海与苏州方向的乘客愿意乘坐沪苏通铁路直达扬州;此外,还有不到半个月,连云港至镇江的高速铁路与五峰山长江大桥(工程名)也将建成通车,届时在扬州市区东部的高铁站乘车将快速抵达包括沪苏锡常在内的扬州主要出行方向的城市。

            届时将对该条线路的经营产生非常严重的影响,笔者认为,这次对扬镇城际公交班次进行的调整也是提前为高铁开通做出的准备。

            纵然外部条件十分恶劣,但也绝非死路一条。随着疫情防控态势逐渐向好,高校的学生也开始走出校门,相信这条城际公交线路还会有很多高校学生选择;运营企业也应该将遇到的黑车情况向相关部门反映,由运管部门联合多部门进行执法查处;此外更为重要的是,这条线路的经营者们应该在营运质量上多下功夫,根据乘客实际出行需要合理调整班次运行时间,严格按照站牌公示的时间进行运营;与高铁实行错位竞争,高铁对于扬州东部城区的影响力可以说是巨大的,但是对于扬州西区的影响力有限,此外运营单位也可采用景点门票一票通等模式吸引扬镇之间的旅游客流。(作者:红薯   来源:公路客运企业家沙龙 )

          色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