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8sgto"></nobr>

        <track id="8sgto"></track>

          首页>文艺苑>童年(曹亚松)

          童年(曹亚松)

          童年一 桑葚

            八点,终于到家了。这几天一直想写一篇小短文,关于桑葚,关于童年。

            我小时候住的房子是淮汽宿舍,可以说是青砖黛瓦,朱红门扉,实际上就是一排排平房,那时候 家里的大人们喜欢在房前屋后种一些蔬果,门前桃李,屋后桑柳。每当春风渐渐转暖蝉儿还没出来的季节,桑葚便挂满了枝头。紫色的桑葚甜,红色的桑葚酸,就这么酸酸甜甜的滋味印刻在我那漫无边际,似乎没有尽头的童年。   
            桑葚,是我们小时候的欢喜。趁家里大人不注意,我便猴儿似爬上桑树,大块朵颐,一直吃到全身上下都是桑葚的汁水,红一块,紫一块的,脸上更是像京剧里的花脸,不到妈妈来找我,绝不下树的。

            如今,好多年过去了,桑葚居然登堂入室,成为超市里的商品,明码标价起来,这便更让我怀念儿时摘桑葚的乐趣和天真。

          童年二 遛狗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个地方自然有一个地方的方言,江南有吴侬软语,我们淮安自然也有我们淮安人自己的方言。

            在我们做小孩子时候,只要哭闹,妈妈便会说:别哭,再哭 “马叽嘎”就要来了。我们便吓得不敢哭了,在我们心里,“马叽嘎”是吃小孩子的。马叽嘎还有个姐妹,叫:老叽拐子,她专门拐小孩子 去卖。我们心里都害怕她呢。

            这些方言里,我最喜欢的是:姐溜狗,因为姐溜狗能吃。每逢夏日的夜晚,我们就会用手电筒去草丛,树林里去找。每每都能找到好多,回来用油炸着吃,很是美味。记得在我小时候,分不清麻油和豆油的区别。有一次,我用一瓶麻油炸了姐溜狗,那个香啊,隔了三五家 都能闻到。

            现在做,却怎么都做不出 那时的味道了,回忆起来,都是麻油的香味和姐溜狗的香,以及做了这样的错事后,妈妈脸上依旧慈爱宽容的笑容。

            回忆,满满的,暖暖的,在心田。

           
          作者:曹亚松

          色妞网